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豪门第一婚宠在线阅读 - 第356章 好巧,因为,我认识南溪!

第356章 好巧,因为,我认识南溪!

    初见陆寅初时,他是新晋公司的年轻总裁,英挺、帅气,沉稳,内敛,魅力四射,让她一眼见到,便芳心暗许!

    那时候,她跟在韩少京的后面,偶尔跟陆寅初等人一起吃饭,或者出入一些娱乐场所!

    他的长相如此,定然有不少女人前来搭讪,但是他基本都会抬手回拒,不是故意假装矜持,是真的对那些女人排斥的厉害,有女人不识好歹硬要靠近的,他会直接起身走人……

    当时的她在一边看着,会觉得这个男人和一般的男人不一样,很不一样!

    所以有一次,再有女人前来找他搭讪时,她身段婀娜的走过去,笑脸对着那女人道,“你觉得,你哪里比得过我?”

    女人看了她一眼后,愤愤不平的离开,而她只是朝着他淡淡一笑,“希望别介意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该谢谢你!”他微微的笑,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似乎能够望进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,是真的望进了韩情的心里!

    韩情知道,她沦陷了,迷恋上了这个叫做陆寅初的男人,为着他的一举一动,牵肠挂肚,柔肠百结!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还不知道他心里有个人,那个时候,她也不知道有一天那个人会突然出现,将她杀的措不及防,溃不成军!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,这是一个美丽的初见,这份美丽在她的用心经营下一定会开花结果!

    一定会!

    陆寅初的性格和别的男人有那么一点的不同!

    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他发觉他对女人,是真的从骨子里的不喜欢!

    于是对他,她喜欢着,却不敢轻易的靠近!

    所以她保持着若有似无的距离,帮他偶尔解围,和他聊天谈心,也还算愉快,心照不宣的暧昧里,她却有了恋爱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也只是她一个人有!

    陆寅初的心,堪比磐石,对她也一直礼貌相待,从未有过逾矩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有一次,自己故意假装摔倒,他出于礼貌正好扶住她,抬眸的瞬间,两个人四目相对,呼吸几乎要纠缠在一起!

    那么近的距离,她就那么怔怔的看着他,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那天她特意化过妆,完美的裸妆,香水的味道不是很浓,她知道他不喜欢太浓烈刺鼻的味道!

    她的嘴唇动了动,她以为那个吻一定会如自己想象中的,到来!

    但是,没有!

    陆寅初松开了手,感觉到男人的气息离开时,她怔了一下,在男人转身时喊了一声,“寅初——”

    陆寅初脚步顿住,看她,依旧的目光深邃,俊美无双。

    他说,“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人产生误会的事情,我感到很抱歉,另外,我心中有人,如果你不想受到伤害,从现在开始,管好自己的心!”

    那天之后,陆寅初有很长一段时间内,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她也以为,她可能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!

    再次的转机,是有一次夏珍生病,正好陆寅初在外地出差,家里只有陆晴天一个人,陆晴天没了主意,就打电话给了她!

    然后,她和陆家的仆人,以及陆晴天一起送夏珍去了医院……

    夏珍是急性阑尾炎,需要开刀手术,陆寅初迅速从外地赶了回来,看到她时,什么话都没说!

    那几天,她只要一有时间就去医院看望夏珍,陆寅初对她的生分,少了许多,再然后,她便一直在他不远不近的距离守着!

    她不在奢求与他靠的更近,只希望,她与别的女人相比,是离他最近的那个人,这样,若有一天,他心目中的那个女人被他放弃,而他恰好需要承担起陆家和一个男人的责任时,看到的第一个人,会是她!

    她不怕等,但怕的是等来的是一场空!

    她的胃不好,经常需要吃胃药。

    他给她介绍过一个医生,她为他那时候的温情所感动,他甚至关心的问过她为什么胃那么不好!

    她不敢说,在她母亲去世之后,因为父亲赌钱,劝不住,经常惹事。

    她为此自暴自弃,父亲喝酒打她时,她也会喝酒用那些酒精去麻痹疼痛和现实的残酷!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,维持了好几年,直到韩少京将她和父亲带到了H市!

    但是胃病,已经形成,最好戒酒或者少饮!

    她笑了笑,回答他道,“老毛病,不碍事!”

    陆寅初也没有深究!

    真的许久不再喝酒,除了那天晚上,因为从韩少京那里得知了他和南溪结婚的消息,她买醉,不出意外的,胃出血住院……

    可他却在那个时候,给了她一栋房子,准备彻底与她撇清关系!

    有些可笑?这分明就是站在朋友层面上的一次施舍!

    看似是他的于心不忍,但仔细想想,又何尝不是他的残忍?

    撇清关系?可是她和他,可曾有过关系?

    陆寅初是一个生性薄凉的男人,他看似对待所有的人,尤其是女人都保有尊重,儒雅斯文,但是眼眸之中,却是藏也藏不住的冷然和抗拒!

    她曾走到离他很近的位置,但是即使近,也从不曾走到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那个位置,是他允许她走进的,他在退而求其次的择选中选到了她,但却从不曾给过她任何别的所谓安抚!

    或许,他在犹豫,在纠结,亦或者再别的!

    如此,她便像是一个玩物一样被他放在那个位置,可以是待价而沽,也可以是一脚踢开,那样的,不尴不尬的位置!

    他所谓的补偿,其实是他心里对她的愧疚吧!

    曾经因着他的私心,而让她这么几年情感荒芜,二十八岁,依旧是独守一人!

    但,他也从来没有限制过她去交往别的异性,所以这种独守,说来说去,都是她自愿的!

    怨不得别人!

    南溪是他心目中的女人,所以她无需像她那样小心翼翼、步步为营的靠近,已经可以走到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她心底有嫉妒,有不平,都属于正常,她只是有了一个女人对于自己觊觎男人所爱着的女人该有的心理,但是当她发现南溪曾经是李渭欢的女友时,真的是吃了一惊!

    其实知道这件事情,也属于巧合,再次去医院复查,莫名其妙去了江宇的病房,以什么身份?

    很好撒谎,说是李渭欢的朋友,亦或者陆寅初的朋友,江宇都该知道!

    江宇伤的不轻,但是比起他身上的伤,更多的伤,其实是在心底吧!

    那样憔悴,无望,无力的表情,她看着,真的觉得很可笑!

    男人就是那样,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明明那么深爱着,却可以和别的女人同床共枕,生下孩子,可是他为之心伤难过的,又是另外一个女人!

    大抵是,商场游走让她看惯了太多负心薄意的男人,所以才会觉得陆寅初那么的无可挑剔,她一直是一个懂的给自己留后路的女人,但惟独在陆寅初的问题上,她将自己逼入了绝境!

    她坐下来,对李渭欢的行为道了歉,她说,“渭欢的性子便是如此,经常打架惹事,顽劣成性,没有人能够管得了他,牧芳牧芸还有他妈都不行,只有他二叔,从小到大,他二叔给他收拾了不少烂摊子,这次也是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俨然是将自己置于和陆寅初的亲密关系上,自我虚荣感,在上升,觉得很可笑,然后,她觉得自己很可怜!

    江宇听到她说了那么多李渭欢的事情,没有怀疑什么,大概他也是想要找到一个倾诉的人,对她居然说了许多,而她假装很有耐心的一一听着!

    无非是,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十二年的痴恋,最后还是失去了的悔恨!

    但是人生,本没有他能够回头的时候!

    说到李渭欢时,江宇说,“经常听牧芳提起,不过牧芳说自从他有了女朋友,就变得听话了许多,几个月前他弟弟回国过一次,走时心底有气,但在那个女孩的劝解下,第一次,渭欢主动跟她说对不起,她说她弟弟从小到大那么多年从来不曾跟她说过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江宇说完,笑了笑,似乎是再次回忆起了李牧芳说那句话时的样子,笑意里,多少带着点儿伤感!

    韩情抿唇,心想李渭欢二十多岁的人了,有女朋友也算很正常,只是会这么在乎那个女朋友,倒是让她有些诧异,“是么?渭欢有了女朋友,我和他二叔居然不知道!对了,那个女孩叫什么啊,兴许我还认识呢!”

    江宇凝眉,想了想后开口,“姓什么我不太清楚,但是我听牧芳说时好似是喊她:‘南溪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溪!

    这个名字让韩情当时就怔在了那里,她以为自己听错了,深吸一口气问江宇,“你刚才说,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南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记错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江宇说,“我对牧芳跟我说的每句话,都记得非常清楚!”

    那一刻,韩情低头,捂着嘴巴笑了,江宇坐在那里,微微凝眉,问道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她摇头,神色之中看不出异样,只开口道,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好巧,因为,我刚好认识南溪!”

    PS:我知道大家不想看到韩情,我以后尽量少写她。关于韩情的鱼尾挂坠和陆男神的鱼尾戒指很多人问起,不出意外本月会揭开谜底(意外就是作者君真的卡文卡到断更死绝的地步了~)